Millionpreneur's Oriental Master Code & Celestial Disc Investment Forecasting

不要口號,不要願景,只要體系!

by 大衛

引用中國新上任國家主席所說的,其大意是這樣:“國家的子民是最有權利決定國家該走什麼路線”。就這樣說,我在大馬有接近40年的年方,想必自己也符合習近平主席所定位的“資格與權利”吧?

chinapresidentxi

我自己認為我們這些7字輩的國家“試管嬰兒”,是經歷最多的“白老鼠”。從國家的政治,由專政到換首長再度過所謂“改革”(失敗),然後再來“變天”再來被“天變”到現在的“不三不四、不上不下”的情形,以及教育綱領的“繁體”變“簡體”,SRP/SPM/STPM變為UPSR/PMR等等等,再來從早上定的英文教數理、晚上改用巫文教。 。 。再來如果中選後承認華文憑,到後來被罵“叛國賊”。 。 。我想大家肯定還有比我更多的經歷,要一樣一樣挖,也還真需要時間嘞,可悲!

一線製、兩線製、自己制、關上門後還是一家親制?

月亮好、火箭妙、天枰分蛋糕?

把蛋糕做大點,人口多的分多點?還是你做你雞蛋糕、我做我黑芝士、還是你給錢我們幫你做鴨蛋糕、白芝士?語無倫次? !都是這樣羅,跟“大隊”學習嘛。

這一次等了5年的再次做老闆選管理層的機遇,其實我個人覺得是屬於滿情緒化的選擇(sentimental based)。怎樣說是情緒話呢?就是“見他死”就最爽不過的,再深入一點問,不是每個人真的知道自己做為老闆要什麼。就算知道自己要什麼,但是一旦選後,自己不一定有把握管理層會照老闆的話去做的!最實際的借鏡就是台灣同胞藍、綠的案例。從藍到綠,再從綠到藍。

我們也算有藍、有綠為主導。為避免我們也可能會重演別人的歷史,我們真的要知道做老闆自己要什麼,然後有什麼機制確保管理層真的透明去貫徹、落實,而不能只為一個懷恨了三、五十年的怨氣一次過去為一個爽字去算賬。

現情形,如果公開說你想埋藍營堆,不用我講,肯定你也知道自己會遭來自四面八方的人插。如果說,你101%站綠營埋堆,華仔、月亮就會被搬出來問個你沒完沒了。

其實,不是大家不知道站華仔邊是怎樣的一回事,其實都是一樣的*武林第十九式--“一九式”。不是不知道,而是沒有辦法,是時與勢所逼,不能不來一次換血,作為一個機會好讓藍營真正檢討、清醒與清洗。

果真換血,藍營也不需要氣餒,更不應倒,老闆也還是需要你的存在的。我是你的話,當人棄藍而去時,正是投入其中等待另一個5年洗禮的機會。這也可以從別人的歷史中作為後事之師。

說來說去,現在是講重點的時候了。

如果藍營肯這樣擬舞台宣言的話,而且做不到就總辭,我想他還有機會“借屍還魂”的。藍營聽到我這樣講,一定很不爽的,好像說道包死似的。是的,我不想仙家,但是還是被逼要仙一仙:每個人的感覺包括當局者是心中有數的,除非打橫走,然何以挽?

如果不打橫走,又有何奇方制勝?重點就在這裡。

講口號?賣夢想(遠景)?開“​​支票”?這些都是過去式了,大家都學“精”了嘛!要拿,就敢敢拿出震撼性的、前所未有的改革藍圖,你敢嗎?

不要再在經濟上跟我們講分雞蛋糕理論了。真要分鴨蛋糕,請不要在經濟上,敢敢的在架構上乾,你敢嗎?誰敢,誰就得民心,得民心不可能不得天下的。

民在思變,你要在變中拿個真變來換取支持。

前人在談獨立時是很有智慧的。獨立前二、三十多年,背後其實也有個公開的秘密。就是當家的當權不管錢。所以前人有你管政治我管經濟的隱安排。你做首長我做財長,才有“華會”後來累積多年的資產好讓“魚頭盟主”教你如何吃“水魚”。現在淪落到要搞“申請”最後才當個《副》堂主罷了;上市華資,銀行巨頭,一個一個被換牌,連最有“把炮”的生意奇才也橫了心腸甘願“送”給你然後遠走他方從頭再來。 。 。

這個敢敢變,要變就用國情的三大族來變。在架構上實際著手分“蛋糕”,不要在經濟中,也不需要你這樣。

三大機關:管理,財政,司法或執法,應當恢復以往的真正的“分蛋糕”武林方程式,先有五路諸侯,才有後來諸侯護主或各諸侯聯合篡位把昏主取而代之,替老闆行事。做為老闆我想見到這架構上的蛋糕應該這樣來分:馬管權,華管財,印管法。就是最符合國情、可算較究竟的一個機制平衡(分)法。

華管財,可幫幫這個那個,應扶就扶,一向來都是實幹,何必養有錢的乞丐?印管法,人數不太多,專幫自己也有個限度。

這個是個模式,不免如果遇到像馬王那種,一馬當先–通吃,就走樣咯!也因為擔心會走樣,所以才要兩線。要兩線,也是因為老闆要明確知道要什麼後,就是這個模式,然後通過兩線來確保它施行,而不是一味盲目的、不明就里地要兩線而去兩線,或為了爽字,卻換來未來的“做人的責任”!

油價起、跌,好像很重要噢?大盜​​取消好像很吸引哦?公務人員加不加薪、放不放假,基本上只有某大部分有關,對你我來講,還是要蠻幹的唄。

分雞蛋糕,分了這麼多年,做老師的還是老師,駕德士的還是一樣要駕,做了5年的“仙家”的我還一樣還要繼續“仙”(預測啦)。

再講,我需要你施捨來分嗎?那本來都是我們老闆的事業項目、老闆的錢、幸苦賺了後交的錢,是我們自己在做蛋糕來分給你們嘞(每年上貢嘛),他們都搞錯了!

要分,就像上面所講,在體系架構上分,分好來,好讓大家有個好環境更透明、更公平地做更大的蛋糕再回到社會中去平分唄。

華仔,膽敢問你:你又敢嗎?敢,不獲全勝都幾難,你又相信嗎?

Share this article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